阅读新闻

重庆反腐作家栽倒在“电梯门” 交友不慎毁一生

发布日期:2021-05-20 04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徐鸣认识汤伟后,整个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。”12月9日,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职务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邱贻光叹息着告诉笔者。

  徐鸣是渝中区某局有名的笔杆子,在上世纪90年代,常有消息、反腐杂文发表,后来写了小说,成了一名小有名气的作家。由于文章写得好,他升任了该局办公室主任一职。反腐作家竟然受贿,这着实让人吃惊。

  2009年4月,渝中区检察院一名检察官打车出门办事,的哥得知是检察院的人,立即打开了话匣子:“大哥,你们晓得不?渝中区某局的办公室主任因为报假账,单位领导发现了,把他给下课了,好没得面子哦!这个单位的领导还算负责,听说是7000元钱的事。”

  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该检察官回到单位后,将这事向职务犯罪侦查局副局长邱贻光作了汇报。

  “这个事传开了,不管真假,本着对当事人负责的态度,我们去了解一下情况。”邱贻光带着办案人员来到某局,了解到徐鸣确实因为在一次接待活动后,报账时虚报了7000元,被单位领导识破,结果钱没有多报成,还遭下了课。

  “其实徐鸣已经很久没有主持办公室的工作了。”邱贻光等人正要离开时,听到该局一位工作人员说,“他这些年一直在负责单位的集资房建设。”

  一个总标的2亿多元的建设项目,由徐鸣全权负责,这当中会不会有问题?凭着敏锐的侦查意识,邱贻光让该局提供了集资房的详细资料。这一看,大案浮出了水面。

  当时,邱贻光把资料带回检察院,几个办案干警一起看,整整看了三天三夜。从2000年开始到2008年,这些资料记录了集资房建设的每一步。在这些资料中,有一份合同让大家心生疑惑。

  这份合同是一份电梯安装合同,但让人不理解的是,安装方并不是电梯公司,而是第三方一家小公司。大家都知道,卖电梯肯定是要包安装的,这是售后服务的一种。这家电梯公司是一家大型外资公司,肯定不会只卖电梯不负责安装,这当中究竟有何猫腻?

  同时,办案干警发现,资料中多次出现了一个叫汤伟的人。此人在整个建设过程中,承包了多项工程。

  在调查过程中,办案干警发现一个情况,电梯在实际交付使用后,因尾款问题,供货商和业主发生纠纷,供货商就经常擅自停运电梯,给业主造成很大影响。

  一个供货商,凭什么这样牛气冲天?再联系到那份不正常的第三方安装合同,办案干警把供货商申某“请”到了检察院。

  仅一个小时,申某就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原来,在招标会前,一个叫汤伟的人找到他,称可以让他的公司中标,但是要给24万元的好处费。由于知道汤伟和徐鸣关系好,申某就同意了这件事。

  后来,申某果然如愿中标,他也按事先约定,前后两次给了汤伟24万元。汤伟给了徐鸣13万元,自己留下了11万元。

  由于公司的财务制度要求很严,申某无法报销这笔钱,只好以第三方安装电梯的形式,把钱套了出来。

  有了申某的交代,徐鸣被“请”进了检察院。四个小时后,他不仅交代了收取申某好费处一事,还交代了他利用负责单位各项建设工作的便利,独自或者让汤伟出面当中间人,收取贿赂达300多万元,他自己实际分得266万元的犯罪事实。

  徐鸣在平时的生活中表现得相当低调。他衣着普通,家里装修也很一般。与家人的感情很好,在家没事就喜欢看书,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形象。

  在平日的花销中,所有的钱都是用他和妻子的工资卡。他交代的266万元受贿款,被藏在了哪里?后来,徐鸣说出了一个远房亲戚的名字。

  原来,徐鸣觉得这么多钱放在哪里都不稳当,最好放进银行。为此,他想到一个方法。

  一次,徐鸣的一个远房亲戚到他家做客,他故作热情地要到宾馆为其开房,从而骗到了亲戚的身份证。他用这个身份证在银行开了户,把受贿得来的100多万元存进了卡里。

  接着,他怕这张银行卡和骗来的身份证丢了,又用这个远房亲戚的名字,在银行办了一个保险箱,把卡和身份证都锁了进去。

  剩下的100余万元,徐鸣找了一家高利贷公司,拿去放贷。到案发时,他已经赚了20余万元。

  “其实交友不慎是导致徐鸣走向歧途的最重要原因。”邱贻光向笔者介绍说,徐鸣和汤伟是在2002年认识的。当时,汤伟开了一家装修公司,徐鸣正好负责单位的装修工作,二人一来二去就熟了。

  通过侦破该案,对徐鸣的经历很了解的邱贻光说,徐鸣过去根本就没有出入过娱乐场所,但在认识汤伟后,经常被汤伟带着出去吃喝玩乐,出入各大KTV和酒吧。这让徐鸣觉得很新鲜也很刺激。

  徐鸣属于那种不差钱的人,但是也经不住三天两头出入高档娱乐场所的花销。于是,汤伟开始向徐鸣送红包,每次都是2万元左右。收的次数多了,徐鸣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。随着双方关系的深入,汤伟开始成为徐鸣收受贿赂的中间人。在两人的“默契”配合中,汤伟也弄到了71万元。

  误交“损友”后,徐鸣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的扭曲,他曾经告诉办案检察官:“问题就出在我喜欢的钱上,钱多不扎手。”但实际情况却是,徐鸣拿到这些钱后,一直都不敢用,结果,266万元被一分不少地追了回来。

  邱贻光说,徐鸣原来在对腐败现象批驳的时候,可能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贪官。目前,有的人在没有当官没有权力的时候,总是认为贪官很可恨,而自己当上领导后,可能比他人还贪得无厌。徐鸣就是这样的典型。